四川天阳学习网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生活课堂 > >

美国法官遴选制度的瑕疵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财新网】(专栏作家 文森特·约翰逊)对许多外国观察家来说,诸多的美国(州)法院法官需要每隔4到6年以党派为基础——即作为共和党或民主党成员——进行(重新)选举,是一件让他们颇感惊讶的事。这确实是美国司法制度的一个缺陷,因为这些选举实则建立在政治的基础之上,且需要有选战开支。而政治和选战开支这两个因素,和法官候选人本人在解释和实施法律方面是否合格,往往没有什么瓜葛。

  司法制度应当是公正和公平的,法官不应当仅仅为了取悦一个政党的支持者们而去做出判决。

  在美国,司法候选人竞选岗位通常开销很大。除非一位候选人很富有且独立,或者只是去寻求一个低级别的司法岗位,他/她必须经常通过选战募捐活动,筹集成千上万的美元。这些资金将被用来支付场地标识和路边广告牌费用、在报纸和网站上刊登广告或给选民邮寄广告,以及支付广播和电视广告商业费用等。

  候选人们往往需要筹集超过100万美元,有时甚至是数百万或更多,以期在争取一个大州最高级别法院中更高阶的位置时,更具竞争力。捐助者们往往是代表客户出庭诉讼的律师,或者有可能去起诉他人或可能被他人起诉的商业界或专业人士。为司法候选人提供了大额捐款的人们,可能会期待通过符合自身利益的法庭判决,以获取回报。当一位法官在断案牵扯到选战捐助者时,至少从表观而言,是不合适的。

  更糟糕的是,司法选举的选民们通常对法官候选人知之甚少。选民们一般会把投票的标准,建立在诸如候选人的社会性别、种族或者提名候选人的政党身份上,而不是建立在对该候选人本人的德才评估之上。在我居住的城市中,一位西班牙裔的法官候选人当选的可能性,比非西班牙裔的候选人高出5个百分点。一位女性候选人则比一位男性候选人,也高出5个百分点。姓氏(surnames)短一点的候选人,通常比姓氏长一点的候选人,更容易当选。

  期待选民们对每位法官职位的候选人有着充分的知情,是不现实的。大多数选民对候选人们作为律师或法官执业时的专业表现,往往并无观察。

  此外,选票上的候选人的数量,对选民们而言往往太多,很难让他们一一充分了解。在最近一场一个美国大城市进行的司法选举中,选民们被要求投票给大约25个候选人,而这些候选人参选了该地区幅员辽阔的不同法院里的一系列职位:一些候选人竞选州最高法院的职位,另一些则竞选低级别的法院职位,其他则竞选覆盖该州不同司法管辖片区的重要法院的位子。对每一个法官职位来说,通常至少有两位候选人——一位共和党籍成员和一位民主党籍成员,但也可能会有获得某些政治组织(如自由党[Libertarian Party]或者绿党)支持的其他小党的候选人参选。因此,充分了解每一位候选人,并投出智慧的一票,几乎是不可能的。

  最近在美国进行的一系列(中期)选举,更是验证了法官选举的缺陷。作为全美第二大州的得克萨斯州,有一位受到欢迎的名叫贝托·奥若克(Beto O’Rourke,他已于上周宣布参与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译者)的民主党籍参议员候选人,虽然他最终失掉了参议院选举,但却着实吸引了民主党选民在法官“下端选举”(down ballot,候选法官的名字往往在政治候选人如总统候选人或参议员候选人名单之后,被印制在同一张选票的下端——译者)中的投票,导致数量众多的民主党人胜出。在美国第四大城市休斯顿周边地区,众多的非裔美国人投向奥若克,最终导致19位参与法官竞选的黑人女性赢得了她们的选举。

  在得克萨斯的另一些城市中,许多经验丰富而良才美质的共和党籍法官被扫地出门,代之以民主党籍的竞争者们。如在圣安东尼奥市,只有一位共和党籍的法官候选人在选战中胜出。在其他的年份中,政治钟摆则会摇往其他的方向,而众多优秀的民主党籍法官也会被扫地出门,这往往是因为有一位受到欢迎的共和党籍总统或州长候选人的名字出现在了选票的上端。

  相应地,在许多选举年中,选举的结果往往和胜出的法官候选人的资质不符,甚至和失败的法官候选人的资质也没什么关系。选举的结果,通常是由其他(政治)职位的候选人的受欢迎度来决定的。

  在美国,有7个州的各级别法院法官,都由选举产生;在另外一些州中,有些法院的法官是选举产生的,但不是所有的法院都如此。

  幸运的是,在许多州,各级法官都是被一个不具有政治倾向的“特选”(blue ribbon)提名委员会,在没有党派偏好的基础上,从一个完全符合资质的候选人名单中挑选出来,并由该州州长任命。在这样一种体系下,法官们无需每隔几年就要去面对一个对立党派的对手来谋求再选连任,而只是谋求“留任”(retention)。在留任选举中,唯一的问题就是该法官是否应当继续在该位置上呆下去,一般而言,绝大多数法官都会留任。有一些州规定了法官的强制退休年龄,比如到70岁必须退休,但其他州则没有类似的规定。

  联邦法院法官的遴选,则与各个州的制度完全不同。所有就任重要法院的联邦层级法官,均由总统任命,并由参议院批准确认。联邦法官们是终身任职的,除非通过冗长的、几乎未有成功先例的弹劾程序(除了那些涉及了诸如贿赂问题的犯罪行为以外),不可予以免职。这样,虽然总统拥有任命一位新法官以填补空缺的权力,意味着政治在联邦法官的遴选中扮演着一定角色,但参议院的批准确认程序,能够确保该新任法官是非常合格与有能力的。此外,终身任职的担保,也能让联邦法官们能够无惧于政治,并保持相对的独立性。

  当然,即便是在那些通过选民选举法官的州,一些非常优秀的法官也获得选任。而且,即便有不合格的州法官当选,其所可能产生的问题,也将被要求法官参加定期司法教育项目的制度,和严格执行的司法伦理规则所极大地减少。

  不管怎么说,法官选举制都是美国司法体系的一个缺陷。最近,我和一位就职22年后退休、在职期间赢了三次选举的法官进行了对话,她同意我的观点,即通过竞争性的党派选举遴选法官,是个糟糕的办法。那些现在依然选举法官的州,应当废弃这一做法,并接受以德才为基础的法官遴选体系,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政治对法官履职的影响。

美国法官遴选制度的瑕疵

  作者文森特·约翰逊是美国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圣玛丽大学法学院南德州讲习教授。他曾以富布赖特学者身份在人民大学法学院任教,现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客座教授。

  译者贾平,公共卫生治理项目执行主任,圣玛丽大学法学院兼任教授。


分享到: 更多

更多关于“生活课堂”的文章

热榜阅读TOP

本周TOP10

手指甲“月牙”反映健康状况 中医

手指甲“月牙”反映健康状况 中医

中医专家表示,中医从指甲上的月牙诊断一个人的健康是科学的,而且有一定的道理。健康人的月牙应该有七八...